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数学史上还活着的最传奇人物是谁?必须得是俄罗斯数学家佩雷尔曼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要说这个人,得从“千禧年大奖难题”说起。2000年的时候,美国克雷数学研究所公布了七个数学难题 ,谁能解出一道题就能拿到一百万的美金奖励。

现在二十年快过去了,被认可破解的只有一道题。

2002年,数学界的一些人收到了一份邮件,请他们查看一份他发到网上的论文,帮忙验证一下其合理性。

看到其名字后,大家才恍然大悟,佩雷尔曼这个家伙还在搞数学啊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佩雷尔曼出生于俄罗斯圣彼得堡市的一个犹太家庭,父亲是著名的丛书《趣味物理》的作者雅科夫·佩雷尔曼,母亲是一位数学家。这是一个知识分子家庭,他的妹妹也是一个数学家。

佩雷尔曼早早就展示了数学上的天赋。中学的时候,他代表苏联参加数学奥林匹克竞赛,以创记录的满分拿到金奖。这一成绩让他得到了美国耶鲁大学的垂青,耶鲁大学以一套住房以及20万奖金的条件,邀请他去耶鲁大学学习。

没有任何理由,佩雷尔曼拒绝了。

佩雷尔曼选择了自己国家的列宁格勒国立大学数学和力学系,毕业后进入斯捷克洛夫数学研究所列宁格勒分部担任研究员。

此后苏联解体,佩雷尔曼的父亲带着女儿离开了俄罗斯,而母亲跟佩雷尔曼则留在了俄罗斯。一个家庭就此分解,这也使佩雷尔曼的性格变得孤僻。

1 9 9 1年,佩雷尔曼被推荐去美国参加几何节,因此获得了的美国纽约大学库朗数学研究所做博士后的机会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三年后,他就在国际数学大会上做分组报告了。中国内地有六位数学家在上面做过报告:华罗庚、吴文俊、冯康、陈景润、张恭庆和马志明。

1 9 9 6年,他被欧洲数学会授予“杰出青年数学家”奖,是欧洲顶级的数学奖项。

奇怪的是,佩雷尔曼压根没去领奖,自然也放弃了不菲的奖金。似乎金钱与荣誉,他从来都没有在乎过。

此后的佩雷尔曼销声匿迹了。大家都以为这位天才数学家转行的时候,突然收到了他的这封邮件。

【请允许我提醒您关注我在arXiv上发表的论文,该篇论文的编号是math.DG0211159。

摘要:本文中我们提出了一个Ricci流的单调表示,其不需要曲率假设,在所有维度中都成立。这可以被解释为某个典型集合的熵。……

祝万事如意!】

大家赶紧上网查看他的论文,说实话,他的同行要完全理解这篇论文并不容易,他们花了三年时间。但一看,他们就明白佩雷尔曼搞了一个大事情,证明了一个猜想。

这就是千禧年大奖难题之一的庞加莱猜想。

猜想如下:任一单连通的、封闭的三维流形与三维球面同胚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好吧,这个题目看懂都不容易。

这里引用另一位天才数学家陶哲轩对佩雷尔曼证明的评价:在佩雷尔曼的论文中,第5页就已经给出了Ricci流的全新解释:它将Ricci流视为梯度流,看起来非常有潜力。在第7页,他就用该解释建立了一个关于Ricci流的精彩定理。虽然这个定理相距最终证明庞加莱猜想甚远,但它本身就是一个新奇而有趣的结果,使得这个领域的专家迅速认定这篇论文有很多“好东西”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就是佩雷尔曼证明的不仅仅是一道世纪难题,而是通过证明这个难题,提供了很多创新的东西,这些东西可能会形成一个新的方向,解决更多的问题。

当然,这是大家研究三年后得出的结论,当时大家并不理解。只好把佩雷尔曼请到美国来讲解。

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,满堂数学家听他一个人讲了90分钟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讲完之后,麻省理工学院马上提出聘他为终身教授。

佩雷尔曼没有接受。

这一次美国之行,给佩雷尔曼留下了不好的印象。因为美国媒体都说他是来领百万巨奖的。

讲完之后,佩雷尔曼回到俄罗斯,表示自己不打算当数学家了,因为对数学界有些失望。而他的论文和证明就摆在这里,你们懂或不懂,自己看吧。

大家只好组团来研究,三年后,大家终于看懂了,佩雷尔曼真的解决了庞加莱猜想。

于是,国际数学家联盟决定将数学界的诺贝尔奖“菲尔兹奖”颁给佩雷尔曼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考虑到佩雷尔曼有不出席颁奖礼的习惯,世界数学家联盟主席约翰·博尔爵士亲自到圣彼得堡劝说佩雷尔曼领奖。

佩雷尔曼很有礼貌的接待了约翰·博尔爵士,但也表达了自己不会领奖的决定。

逼得约翰·博尔爵士只好表示,你有权不领,但我们有权发奖。

于是,史上最奇怪的颁奖礼出现了,西班牙对着一张佩雷尔曼的照片颁奖,照片还选得极差,实在没办法,佩雷尔曼从来都没有正装过,要是不认识的人看到他,一定认为他是一个流浪汉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虽然佩雷尔曼没有出现,但他依然得到了全场的掌声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而此时,佩雷尔曼在自己家附近的树林里,跟母亲一起采蘑菇。

有人戏言,想组团把佩雷尔曼家附近的蘑菇都采完,这样他说不定又搞出一个大东西。

而当年放出百万赏金的美国克雷数学研究所表示如果要领奖,必须把论文发到学术刊物上。

佩雷尔曼压根没有理会。

好吧,不发也行。那你来领个奖啊。

等了数年,也没看到佩雷尔曼上门要钱。于是他们只好跑到俄罗斯,把领奖通知贴到佩雷尔曼的门口。

第二天,佩雷尔曼搬家了……

为什么佩雷尔曼要这样呢?他说道“我对金钱或是名气不感兴趣,我不想像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展出,我也不是数学的英雄,我甚至不是那么成功。”

邻居形容他:“我曾经进过他的公寓,颇感震惊。屋内只有一张桌子、一个凳子和一张床,床上堆着脏兮兮的被褥,这些都是房主留下的,还有数不清的蟑螂。”

可是,这只是俗世的眼光,在他的世界里,只有纯粹的数学。也许,他正在思考另一个数学的终极问题。

现今他在瑞士一家科技公司上班,没有结婚的他陪着母亲,过着自由的生活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俄罗斯这样的大神特别多。

比如列夫·朗道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苏联把他对物理学的十大贡献刻在石板上作为他六十大寿的寿礼,称为“朗道十诫”。

朗道还是一个教育家,为他的学生划定了朗道势垒的考试,只有通过了这个,才有资格做研究。

他写的书《朗道十卷》是物理学极牛的书。不过,相当难。有人戏称:学了朗道的书,你会有自己不会成为物理学家的错觉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朗道要求他的博士生每年只许发10页的论文, 因为“他们的创造力每年最多只有10页”。 这导致那时候苏联人写的论文都特别短小难懂, 而且很多东西都写在脚注里, 因为字比较小。

爱因斯坦后三强:朗道,费曼,杨振宁。这三者排名是网上讨论的焦点,大致认为杨振宁还要高一点点。

不过,在1962年时,朗道遇到了一场车祸,大脑严重受损,从此以后,他的智力就下降到常人的水平,连自己的理论都看不懂了。

也就在这一年,瑞典皇家科学院将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于列夫·朗道。因为列夫·朗道身体状况问题,而且基金会还担心朗道有可能去世,而诺奖是不颁给去世的人。这样,诺奖很可能就会错过朗道。

于是, 基金会决定到他任职的莫斯科大学颁奖,将这一奖项送上门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像朗道这样被称为全才的科学家,在俄罗斯还有。比如弗拉基米尔-查哈洛夫。当然还有大神柯尔莫哥洛夫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1963年,在第比利斯召开的概率统计会议上,美国统计学家沃尔夫维茨说:“我来苏联的一个特别的目的是确定柯尔莫哥洛夫到底是一个人呢,还是一个研究机构。”

事实是,柯尔莫哥洛夫是一个人在战斗!

他往往在一个领域提出一个奠基性或者开创性的观点后,然后让自己的学生继续研究,最终形成一个学派。

他往往能够发现学生有哪方面的天赋,然后给予合适的工作,最终帮助学生成为这个领域的顶级专家。

可以说,他一个人就能撑起了俄罗斯的半壁科学江山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所以,俄罗斯永远是一个不能小瞧的民族。

现在俄罗斯经济很差,提起俄罗斯,大家可能觉得俄罗斯很难起来。但是,千万不要忘记。因为俄罗斯从来都不是拼经济才牛的。

俄罗斯有个黄金时代,产生了很多大牛。

从普希金,莱蒙托夫,屠格涅夫,柴可夫斯基,茹科夫斯基,果戈里,列宾到托尔斯泰,契诃夫,巴甫洛夫,门捷列夫,波波夫,齐奥尔科夫斯基,普列汉诺夫……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每个类别,俄罗斯都有世界级的大师,但那时的俄罗斯并不是什么经济强国。连工业化都没有实现,还是一个封建专制国度。看上去跟清朝没有什么不同。

唯一不同的可能是教育。

乾隆二十年,中国最顶尖的文化人还在背几千年前的东西,准备考科举时,俄罗斯的莫斯科大学成立了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现在这所大学还是世界一流大学,数学系更是顶尖的存在。

像数学界有一个叫菲尔茨奖,最能反映一个国家的水平,因为这个奖只颁给四十岁以下的数学家。

目前为止,美国拿了13个,法国拿了11个,俄罗斯拿了9个,考虑到对俄罗斯的排斥,俄罗斯还能拿更多。而且有6个还是在苏联解体后拿的。这6位数学家现在最年长者也不过50多岁。所以俄罗斯依然为世界提供着最高质量的智力资源。

这个奖,越南拿了一个,韩国现在数学势头很猛,有望也能拿到。

而中国还没有一个。

丘成桐先生曾经说过:整个美国,国际一流水平的数学家大概有三百多,其中华人数学家,不超过十个,而大陆数学家的水平又整体不如北美华人数学家。

所以,中国的数学家整体水平不太高。虽然有个别的天才,但没有形成数学家集群。没有集群,就没法研究的氛围。像欧美科学强国,想讨论一个问题,出门出转就能找到人。而中国的数学家可能还要越洋联系,至少有时差吧。

在亚洲,中国大陆大概也只能算第二梯队,第一的是日本以色列和我们的台湾省。

中国大陆跟越南、印度和韩国在一个水平。

中国基础数学为什么不太牛。原因之一,基础数学看不到经济效益,像我们比较强的生物学、实验物理等等,都是应用型的。

像华为有四百名数学家,但基本是搞应用研究的。华为的5G技术其实来源于土耳其一位数学家的论文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中国文化好像不太鼓励纯理论的研究。当年搞高能对撞机,杨振宁教授也认为,这个搞好了,中国没有匹配的顶级物理学家,很可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。

但是,这种眼见不到利益的东西还是要搞的。

比如俄罗斯就特别重视这一切,按理说,他们很差钱,全国GDP跟我们广东差不多,但他们对基础数学非常重视。

莫斯科大学数学力学系是世界一流的存在,像国际上有一个编程比赛,自从俄罗斯参赛后,美国跟中国只能争亚军了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俄罗斯人表示,莫斯科大学数学系是他们压箱底的底牌,只要莫大的数学系还在,俄罗斯就是成了废墟,也一定有再崛起的一天。

可以说,俄罗斯最恐怖的实力就在这座七十年的大楼里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这两年俄罗斯又搞了一个莫斯科高等研究经济学院,高薪把当年离开俄罗斯的数学家又请回来,给出很高的薪水,学术气氛也很自由,里面什么都可以讲。

现在这个学院已经有超过莫斯科大学数学系的苗头,莫斯科大学数学系已经很牛了,他们还要再搞一个。可见重视程度。

这个学校一年只招收十来人,全是俄罗斯最好的学生,没有外国留学生, 那种需要陪读才能学习的学生更是不可能存在。

俄罗斯的大学世界排名低,主要原因之一,就是他们留学生不多。但人家也不怎么在乎。有没有留学生不影响他们培养人才。

不过,俄罗斯的人才流失很严重。有人戏称,美国大学别的不一定有,但一定有俄罗斯的教授。

美国大学标配,美国教室,俄罗斯教授,中国学生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世界一流企业都在俄罗斯抢人才。华为也在大量招聘俄罗斯的学生。

任正非就说:“新西伯利亚大学连续六年拿到世界计算机竞赛冠军、亚军,但是所有冠军、亚军都被Google用五、六倍的工资挖走了,从今年开始,我们要开出比Google更高的薪酬挖他们来,在俄罗斯的土地上创新,我们要和Google争夺人才。”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这些人才性价比极高,看看俄罗斯是怎么培养这些天才的就知道了。

俄罗斯数学生的标准是,一个学生应该在22岁时证明一个大定理,这个大定理应该是众多著名数学家都不能解决的。至于解决的问题有多大,决定了未来的前途。

在30岁到35岁,他就应该建议自己的理论,并为同行接受。

在40岁到45岁,应该有自己的学派,拥有一票学术粉丝。

为了找到这样的天才学生,他们从初中就开始找人才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俄罗斯小学生毕业时,能够从俄罗斯一本数学物理科普杂志拿到一份试卷,做好之后可以提交到相关部门,会有专门的专家来评阅。

如果成绩优秀,就会安排口试,通过之后,就可以进入专门的专业中学(比如数学中学)。三年后再进行考试,如果成绩不理想就去读普通高中。如果成绩优秀,就可以继续进入专门的专业高中。也就是科学家预习高中。

三名这样的中学生就会配一名专门的助教,帮助孩子学习。

俄罗斯的底牌藏在一座七十年大楼里,有它在,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倒

俄罗斯中小学的教材都是俄罗斯一线大牛来写的。而且把微积分、线性代数、欧氏空间解析几何放到中学教。

中国老一辈的科学家都是涮俄罗斯数学家吉米多维奇的习题,所以计算能力超强。俄罗斯的教授来中科大给华班按俄罗斯大学的标准上数学课,大部分学生都跟不上。

这样的中学生将花一半的时候去听各种大师讲课,讲课的包括柯尔莫戈洛夫(上世纪最伟大数学家)这样的大牛。这些讲稿一般都会整理成文稿在科普杂志上发布,以供没有机会进入的学生去学。这些科普杂志在欧洲都很受欢迎。


相关阅读:

崔雪莉的命运,也是韩国的命运(深度)
又要亚洲最强航母,韩国又研发核潜艇,张召忠:太平洋哪有你的地方
幸福来得太突然!中国新型直升机首次亮相,直20技术细节首曝光
名人对卡扎菲评价
钢和跪,致敬真正的强汉!

最新评论
请先登录注册后才能发布评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