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史上的奇特战例:战士急中生智,赢下一场原本毫无胜算的战斗

1951年5月13日,志愿军汽车四团二营五连一排的战士张大申、魏新成驾车完成一次运输任务后,已经是凌晨三点了,但他们一刻也没有休息便往回赶。

部队驻地在南川镇,大约有五个小时路程,他们打算一口气赶回部队驻地。

当时美军掌握着制空权,他们的飞机很猖狂,无论在后方还是前线,只要看到地面上出现活物,就会开枪扫射或投弹轰炸,手段极为卑劣。

但美军飞机一般只在白天出动,因此张大申和魏新成要尽可能赶在敌机出动之前赶回去。

他们凭借丰富的驾驶经验,克服了夜间行车的不利条件,在上午七点半钟驾车来到了金川。

虽然此时天已经亮了,但张大申和魏新成考虑到这里离南川镇只剩一个多小时路程,决定冒着被敌机发现的危险继续行驶,尽快赶回连队接受新的任务。

打开凤凰新闻,查看更多高清图片

他们驾驶的是一辆苏联高尔基汽车厂生产的“嘎(斯)”汽车,经过一段高山深谷之间的狭窄公路之后,终于来到一大片开阔地。

张大申知道,如果能顺利通过这片开阔地,那么20分钟以后就能平安回到连队了。但开阔地也是最容易遭到敌机袭击的地形,必须特别小心谨慎,尽量提高行车速度。

负责对空瞭望的魏新成见张大申眉头紧皱,不用问也明白战友在想什么,便对他说道:“放心吧,我一直紧盯着天上呢!”

可是汽车在开阔地上刚走了一半,魏新成突然大喊道:“有敌机出现!”

“有几架?”张大申目不斜视,双手仍紧握着方向盘。

“只有一架,是轰炸机。”

魏新成话音未落,那架敌机便从空中猛冲下来,对着汽车当头就是一排机关炮,接着又扔下一颗炸弹。

幸运的是,这两次攻击都未能命中目标:那排炮弹几乎是擦着汽车头砸到了公路边的水田里,溅着冲天的泥雾;而那颗炸弹也投偏了,在车屁股侧后方20多米外的一条山沟里爆炸了。

魏新成不等张大申发出命令,早已经拿起冲锋枪对着飞机进行射击。

张大申临危不惧,熟悉地驾驶着汽车,利用敌机盘旋、上升、俯冲的时间差,忽而加油猛冲,忽而迅速倒车,灵活闪避敌机的攻击。

前面是一个熟悉的三岔路口,张大申知道这里离连队驻地只有9公里了,他不假思索地把车往偏离连队驻地的方向开了过去。如果他不改变方向,把敌机引到了连队驻地,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

敌机仍在空中紧追不舍,时而盘旋侧击,时而迎面扑来,打出一排排炮弹,但都被张大申用娴熟的驾驶技术避开了攻击。

敌机大概没想到这辆汽车竟然如此“顽固”,不停地追逐攻击,似乎恨不得一口吞掉这辆“嘎斯”。

好在张大申是一个经验非常丰富的驾驶员,曾多次在运输途中遭遇敌机,也总结出了不少对付这些空中恶霸的心得。

这一带是张大申经常经过的地方,他知道前面不远处是一个坐落在两山之间的小村子,有一大片打谷场和十多间民房,但由于多次被美军轰炸,这里早已无人居住,只剩下一些残垣断壁。

由于这个村子的东面和西面都是山,而且相距较近,敌机不敢从东到西或从西到东地向地面攻击,只能一南一北地来回冲击。

张大申决定利用这里独特的地形,用“捉迷藏”的办法来对付敌机。他开着“嘎斯”汽车东奔西跑,忽尔在打谷场上兜圈子,忽尔在残垣断壁间藏了起来,让敌机在空中无可奈何。

其实张大申心里很清楚,光是躲避解决不了问题,汽车斗飞机可说是毫无胜算,只要稍有闪失,就有可能车毁人亡,必须想个绝妙的办法干掉这架敌机!

可是怎样才能干掉敌机呢?张大申的眼睛无意中瞟到了东山上的高压电线,顿时眼前一亮:能不能把敌机引到高压电线旁边,让它尝尝触电的滋味呢?

想到这里,张大申不再躲避了,而是握紧了方向盘,加大了油门,故意把车开到离高压电线最近的位置,在那里由东向西或由西向东急速行驶。

敌机显然被这个挑衅式的举动激怒了,竟然不顾东西两面有山的危险,跟着“嘎斯”汽车东冲西突追着攻击。

张大申急中生智,又做出一个大胆的举动,他冒着被轰炸的危险,有意改变了一下节奏,突然在东面的一间民房前停了下来。

当他看到敌机跟过来时,却猛地开着车子朝西边急驰而去,还把油门加大了最大。

敌机完全气疯了,一个急转弯向东盘旋,打算追上去轰炸汽车。但由于这个转弯转得太猛,由此产生的盘旋之力太大,竟导致飞机在向上拔起时触碰到了东山上的高压电线。

只听山顶传来一声巨响,一团巨大的火球在瞬间迸开,敌机竟然在空中爆炸了。紧接着,敌机的残骸纷纷扬扬地溅落到地面上,美军飞行员不知是被炸死还是被烧死了,后来只找到一部分尸骸。

张大申就这样凭借其过人的智慧和勇气,驾驶汽车与敌机殊死较量,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方式赢下了一场原本毫无胜算的战斗,创造了朝鲜战争中一个罕见的纪录,成为军史上一个非常奇特的战例。


相关阅读:

“我分泌了汗腺,但并不臭啊!”倾听腋臭“自证清白
首页 > 皮肤病 > 皮肤附属性病 > 脱发 > 正文 又是伤害
要闻
科学治疗银屑病 让皮屑无影无踪
为毛首相菅义伟会主动辞职?因为,日本对傻X零容忍……

最新评论
请先登录注册后才能发布评论。